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连环夺宝手机版下载 > 牛角瓜属 >

也使得人们把菜瓜看得十分家常

归档日期:09-1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牛角瓜属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“青肉青链瓜”,其实是青皮青肉青链瓜,算是完全的“一身青”。剖开来,单是看颜色,就讨人喜欢了,喜欢它的色彩像大自然的基本色那样家常,也喜欢它的颜色与我们的习惯的亲近。青肉青链瓜的甜味,不比十棱瓜差多少,却更嫩,更脆,更香。它的嫩,水灵灵似的。香,是瓜香里带有青草的颜色。

  甜瓜在崇明的种植,有悠久的历史。旧时,种棉花都种“小花棉花”。小花棉花的形体小,一块棉花田里,底下种菜瓜,上面长棉花,两者都有自己的发展空间。不要说插种菜瓜,旧时小花棉花地里还同时插种旱稻和芝麻,照样各长各的,各收各的,相安无事又共同繁荣。就种植菜瓜而言,这种情况也等于说,你家里有多少棉花地,就可能有多少菜瓜田。这样的种植量,应当也是崇明菜瓜品种丰富多样的一个主要原因。种小花棉花时,人们就把菜瓜子放在棉花子中一起往田里撒了。到了夏季,棉花还没有开花,菜瓜却都结了,都熟了,可以满篮子满篮子采回家去。这样的种植习惯,也使得人们把菜瓜看得十分家常。

  “十棱瓜”的长相,很有些正经。十棱瓜实实在在地长有十条棱,平均分配在表面上。你提了一截藤把十棱瓜拎起来,好比就拎了一盏有十根肋条的灯笼。十棱瓜的皮,米白色;肉和瓤,都白色。它还有瓜脐,大小和现在的一元硬币差不多。十棱瓜的甜,真的如同我们形容的“甜来得嘴”那样。这就是说,吃十棱瓜,几乎就要把你的上下嘴唇皮黏在一起了。十棱瓜蜜样甜,又很香,很脆,加上圆形的长相和表面规则的条纹,就可以说是甜瓜中的美男子了。

  留菜瓜的种子,崇明人也有经验。留作种子的瓜,要挑选最大的,最端正的,最甜蜜的。最靠近菜瓜藤根部的这一支藤,崇明人叫主藤。主藤上的瓜,结得最早,但往往不是最大也不是最甜的。这后一根藤上的瓜,就又大又甜了。这应当与光照有关。所说的“顺藤摸瓜”,人们的经验是顺了主藤摸最早成熟的瓜,顺了后一根藤摸最大最甜又可以留种的瓜。留种的菜瓜的子,淘净晒干以后,一张一张纸分别写着一个一个名字包裹着一样一样的品种,放在灌有麦子或玉米子的甏里。也有人家,把留下的种子拌在草木灰中间团成一个饼的形状,然后“啪”的一声贴在墙壁的高处逐渐风干。第二年要种菜瓜了,这草木灰团就从墙壁上揭下来在箩里淘去灰浆留下种子,再往瓜田里播。这样的保存菜瓜种子的方法,一定来自远古,一定出自祖先。几团种子贴在家里的墙上过一个秋天又过一个冬天,也让人时常看着就要想起有得菜瓜吃的香甜的日子了。

  崇明方言中,没有甜瓜或香瓜这样的概念。甜瓜或香瓜,崇明人都叫“菜瓜”。崇明菜瓜的品种,有不少,而且每一个品种都个性鲜明。十棱瓜、青肉青链瓜、小麦瓜、牛角瓜,你都听过、吃过吗?

  菜瓜最牵动的是孩子们的心,大人们多半也是为了孩子才要种植一片瓜地的。小时候,我们兄妹几个,农田里的学问别的没有先学会,包括种菜瓜时用麦秸秆铺瓜地和转头等知识都没有先学会,但是看菜瓜成熟与否的技术倒很早请父亲教会了。比如一只圆形的瓜,你去揿它的瓜蒂脱落的部位,往里摁感觉一鼓一鼓的就表示熟了,结结实实的摁不动说明仍然是生的。一个椭圆形的青肉青链瓜或牛角瓜,你用些力捏瓜身,瓜能捏得一动一动就是熟的。小时候,等待瓜熟是一件很让

本文链接:http://earntodieaz.com/niujiaoguashu/23.html